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熊熊的精彩世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“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,路途有许多站口,没有一个人可以自始至终陪着你走完,你会看到来来往往,上上下下的人们,如果有幸,会有人陪你走过一段,当这人要下车时,即使不舍,也该心存感激,然后挥手道别,因为,说不定下一站会有另外一个人会陪你走的更远......!”

网易考拉推荐

彼岸,有多远?  

2013-11-21 04:42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  我怕孤单,却总爱一人踏上不知道终点是哪里的列车,没有背上行囊,也没有既定的目的地,更不知道这次会遇上什么人、什么事,但是我知道你不会这次旅途中出现。望着窗外,陌生的风景不断闪过,脸上的表情,不是喜悦,也不是悲伤,只是很安静的发呆。曾记得,以前的我也总喜欢这样子发呆,而在身边的你也总会摸摸我的脑袋,很温柔地问道:“傻瓜,在想什么呢?”我看着你,笑了,只是始终没有给你一个答案。而今,无论我会发呆多久,再也没有暧昧的动作,再也听不到温柔的声音。
  
  列车发出长长的、不怎么好听的鸣笛,乘客都已忙起来,收拾着,张望着。长途的奔波,疲惫与不适是难免的,但是并不能消掉他们脸上的喜悦,因为在月台上有人在焦急而欢喜的等待着他们的归来。或许见面的场面并不是那么动人,也许只是一个简单的拥抱;也许只是一句听惯的问候语;也许只是一个淡淡的微笑......但是对他们而言这已足以让感觉到温暖,爱的存在。我想我也该下车了,可是还是害怕看到这些简单的重逢画面。瞬间,脚步凝住了,而列车继续前行。
  
  还在车厢里的乘客,开始有些躁动,埋怨着为什么要在这个站停那么久。我安静地看着,然后塞上了耳机,热闹并不是我喜欢的。而下一站会在哪里停下来,会停多久,也不是我所要关心的。闭上眼睛,把自己“埋葬”在音乐里。也许也会睡着,但是不会睡得很踏实,因为右手边坐着的人不是你。
  
  无论怎么逃,终点站还真是到达了。车厢里空了,我的心也空了。下了车,穿过月台,逃离了有些忙碌的街道。不知道为什么,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改掉了逛街的习惯,不再一个人在商店精心地挑选礼物。总觉得热闹的街道是有点恐怖的。
  
  来到海边,沙滩上是男男女女,三五成群的,在嬉戏,在追逐。那笑声,那欢叫声,似乎要向全世界宣布他们是快乐的。还记得不?那年冬天,我去看远方的你。一个清晨起来,你看着我很安静的说:“我们去看海,好不?”我点点头。那个海不大,来看海的人也很少,而且海风不时的带来阵阵腥味。我裹着你的围巾走在沙滩上,和涌上沙滩的海水做游戏,一会儿追着海水跑,一会儿被海水往后赶。你拿着相机不停的按下拍摄键。我不知道你在捕捉着怎么样的镜头,但我真的好希望那一刻可以定格。你不再需要为工作烦恼,我也没有学业的束缚。只是现实从没有聆听我的心声,也从来不会让时间定格在某一瞬间。
  
  即使我很情愿。也曾任性地说:“我不要再读书!”
  
  你只是紧紧的抱着我,轻轻地在我耳边说:“这海很小的,下次我去看你,听话......”
  
  该走的还是要走的,离别的时刻也总会到来的。不管你是否愿意,也不管你有多么的不舍。而今一个人面对着这片不曾相识的海,茫茫的。我不断的向前、向前,真的好想走到彼岸。或许在海的对面,会有另一个不一样的世界,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,彼岸,一定比这里好。可是我很清楚,我去不了。仿佛已经过了很久很久,而你一直说的“下次”也一直都留在了海的对面,一直都在,彼岸......
  
  夕阳染红了海面,或许彼岸已近黎明了吧。海上的夕阳真的很美很美,我也好想到夕阳那里去。可是我知道如果我去了,你一定会很生气的。你说那里不适合我,那里一点都不好。既然不好,为什么你一直都在那里?既然不好,为什么你没有跨过这片海,来到我的身边?知道不?这里又只剩我一个人了......
  
彼岸,有多远? - 壮壮 - 熊熊的精彩世界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